追蹤
beautiful,dangerous,proud
關於部落格
What am I fighting, afraid of losing?
  • 10575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人間冷暖

  上週做額頭上的肉痣切除手術,過了一個禮拜後今天去高雄榮總拆線。停好機車後,在門診大樓那方的入口處有位坐輪椅的老先生在烈陽下向人揮手販賣海苔,但進出的人們沒有人回應他,我急忙去報到也沒有理他。
  
  醫生說報告顯示我的痣是良性的,下方還有個囊腫,但都是良性的沒有大礙;隨後去皮膚科辦公室拆線完就直接回家了。
  
  走出門口時,那位先生又向我兜售海苔,他的手已經擋住我的去路,同時海苔也掉落在地上。我將海苔撿起來還給他表示婉拒,但他卻嗯嗯阿阿的並拿起掛在他脖子上的牌子給我看,我才知道他無法正常說話,也沒有牙齒。 上面的牌子寫著他是個重度殘障患者,父母也重病住院,醫療費龐大需要他人的幫助,自立更生賣一些海苔多多少少籌一些費用。其實我並非不願意幫助他,是因為繳了五百多元的掛號跟醫療費後,我錢包已經沒有錢了,實在沒有餘力幫他了。 最後我還是走了,走時我耳裡還可聽見他請求的呻吟聲。

  台灣的健保制度照顧到許多生重病的患者,減輕許多家庭的負擔,但還是有許多不足之處,還是有很多人為了醫療費而家徒四壁。 這兩次去皮膚科看診,我看到很多皮膚真正需要醫療照顧的患者,當然也有很多人只是為了要讓自己皮膚更美麗而來看診。 我知道有很多民眾浪費健保,就因為不想白白繳交健保費,微不足道的小感冒也要去看醫生。 健保制度是為了照顧醫療費龐大的重症患者,我們所繳的每一分錢都不是浪費。實施健保後已經很多人都受到健保的福澤,這麼好的制度,如果大家還要繼續浪費下去,就別再怪健保費又要漲價。

  社會上的角落有許多弱勢的人們需要幫助,無論我在榮總看見的老先生故事是真是假,我還是會感到十分心痛與無奈。 這位老先生使我想起在大統百貨星巴克外的大順路安全島上販賣鮮花的老阿嬤,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到她坐在自己帶來的塑膠椅上,在安全島上向過往的車販售鮮花。 即使是到了晚上十一點多,還可以看到老阿嬤嬌小的身軀在安全島上。 老阿嬤並不會揮手,或趁紅燈時走入車陣向人兜售鮮花;她就是坐在椅子上,或站著,滿臉無奈的看著過往的車輛。 我不知道老阿嬤每天幾點開始賣花,我只知道她在那邊賣花已經好長一段時間了,到晚上十一、二點都還在那邊,身旁的花也總是賣不完。

  我無法形容每次看到老阿嬤時我內心難過的程度,我的心總是緊揪著。 我第一次看到老阿嬤時,我告訴身旁的男友說,她一定是子孫不孝,才需要這麼老了還必須在夜裡賣花,因為她這個年紀是應該在家裡安享晚年享福的阿!也或許老阿嬤的家裡遭遇了不幸的事情,才需要她拖著老身軀販賣鮮花。昨晚我又經過大順路,又看到老阿嬤在安全島上賣花,我真的覺得好難過好難過。

  我深呼吸,閉上眼睛思考;台灣這麼進步的國家,貧富差距依然是這麼懸殊。我相信人人皆有憐憫之心,如果行有餘力,你願意給這些弱勢的人們多少幫助呢?還是你要繼續選擇冷漠? 當你懷疑你的善心捐款的去向時,看到真正需要幫助的人,你會真的走向前直接塞錢給他們嗎? 還是你寧願捐給大型慈善團體,讓你的錢做慈善外交呢?
 
  唉,我真的好討厭去醫院,也好不喜歡看到為生活而苦的老人們。 我真的覺得,好難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